差压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差压表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好歌曲蒋瑶嘉身价30亿回应称我就是奶茶千金dd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20:24:56 阅读: 来源:差压表厂家

《好歌曲》蒋瑶嘉身价30亿 回应称我就是奶茶千金

蒋瑶嘉(资料图)

凭着《中国好歌曲》中的一曲《梦的堡垒》,19岁少女蒋瑶嘉人气爆红,加上豪门千金身世、拿亲情炒作、原创陷“抄袭门”等质疑,更一跃成为话题少女。日前,蒋瑶嘉接受记者独家专访,对于身世备受外界关注,她显得云淡风轻,“无所谓的,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。”她还说,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我从不说假话。”而谈及抄袭,她直言,阿黛尔的那首歌她听都没听过。

音乐创作:为了证明自己考取伯克利,没有抄袭

一曲《梦的堡垒》被蒋瑶嘉颇具中性色彩的嗓音演绎得有棱有角、铿锵有力,充满力量与情绪。《梦的堡垒》爆红了,蒋瑶嘉却也被卷入了“抄袭门”,有网友指其抄袭阿黛尔的《Set fire to the rain》。蒋瑶嘉直言,那首歌她听都没听过,又何谈抄袭?如今总算如愿考取梦寐以求的伯克利音乐学院,成为鸟叔与王力宏(微信号:wlhmusicman) 的师妹。可她却称,并不一定会去读,当初多次报考主要是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,“我以后不会再做这样的蠢事了,因为如果相信自己,没必要证明给任何人看。”

记者:《梦的堡垒》的创作初衷是什么?

蒋瑶嘉:这是我在比赛期间创作的一首歌,那时遇到了一系列困难与挫折,得到了意志的磨练。这对我来说是特别重要的经历,也特别感谢身边有朋友一直支持着我,我才能站在舞台上。坚持梦想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的事儿,所以我就创作了这首《梦的堡垒》。今天,当我在舞台上唱这首歌,我觉得已经成功了。

记者:是什么样的挫折?

蒋瑶嘉:这首歌代表我近五年来的音乐经历,只是在这个点爆发力。以前,我也经历过很多音乐上的变故。最近的一次就是这次比赛了,前前后后这首歌我改了17版,节目组也要求改,我自己起码也改两三版,从中挑选最好的版本,一路改下来,改到最后江郎才尽,一点办法都没有,后来我就创作了这首歌,所谓的爆发点在这儿。

记者:《梦的堡垒》被一些网友指出是抄袭阿黛尔的《Set fire to the rain》?

蒋瑶嘉:我连那首歌都没听过。

记者: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创作?除了《梦的堡垒》还写过什么歌?

蒋瑶嘉:其实我的歌挺多的,我从高一开始创作,创作最多的我在美国学习的时间。但我现在怎么讲,如果把歌综合起来,完整的歌大概够出一张专辑了。我的曲风也特别多,因为我没有那么喜欢去定义一些东西,一首歌出来的样子,完全是看我生活在什么状态。我通常都是一件事情过了之后,一首歌就这样出来了,所以说我的风格特别特别多。比如我经过了第一次乐队的经历,我创作一首特别摇滚的歌;然后经过了一段特别美好的恋爱,就创造出来了一首慢歌。

记者:怎么会义无反顾赴美留学?是为了寻找音乐梦想?

蒋瑶嘉:对!就是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想坚持梦想,然后我就去了美国上音乐学院。

记者:怎么会想到报考伯克利音乐学院?

蒋瑶嘉:高中读完面临报考大学的问题,我只知道伯克利音乐学院是一所现代流行音乐学院,我便去报考了。后来,我又得知西部有一家叫好莱坞音乐学院,它也是现代流行音乐学院,所以我又报考了那一家,我一共报考了两家音乐学院。

记者:多次报考伯克利直到今年才成功,什么让你坚持下去?

蒋瑶嘉:我父母是一个很大的原因,我第一年报考伯克利的时候,我和他们说了,这是一家非常非常好的音乐学院,口碑相当好,王力宏也是里面出来的,他们就觉得这个音乐学院可说是音乐学院里的“哈佛”,可结果我没考上。那时候与父母沟通又不好,又出了这么件事儿,我就觉得,因为他们在与我的沟通上都不善言辞,又不可能怪我,可我一直心里有个梗。

我生日(1月30日)当天晚上,我收到了第二封来自伯克利的拒信,那时候我一个人在美国过,一个人没有蛋糕,挺孤独的,那时候很难过了,我就觉得一定要上这所学院,因为我觉得我没那么差。第三年,我又报考了一次,这次报考其实并不一样的,因为我没那么想去了,我特别爱我现在上的那个学院,我觉得伯克利可能不太适合我,我可能怀的心态就是,我只是想在父母面前证明我自己。然后我就去报考伯克利音乐学院,特别传奇的的就是,他们是1月30日给的录取通知书,当场面试完后大概一星期之后,就给了我一封录取通知书,他们说“恭喜你”,反正我是被录取了,我就和爸爸说了这件事。

究竟是什么导致我一直坚持下来?我觉得首先是梦想吧,但我以后基本上不会做这种蠢事了,因为我觉得如果相信自己的话,没必要证明给任何人看,只能说明父母在我心中的地位特别重要。

记者:你现在是在上哪所学校?那你是准备放弃伯克利?

蒋瑶嘉:我上的是好莱坞音乐学院,我不一定会去伯克利,哪怕去,也是等毕业了2015年年末再去,或者看有什么工作,因为我没有很想回去。

否认炒作:说话从来不骗人,别人质疑我无所谓

“其实今天,是我和爸爸妈妈同居的第十八天,他们之前没有办法照顾我,我是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……”台上,蒋瑶嘉的自白令人唏嘘,甚至有观众表示出极大的同情,可随之又被冠以“下一个徐海星的头衔”,有媒体称其将亲情玩弄于鼓掌中。对于这个说法,蒋瑶嘉不以为然:“我是活得真实,我说的每句话都从不骗人,我也无所谓别人质疑我,身正不怕影子斜。”至于众所乐道的“香飘飘老总”千金身份,她也不觉得困扰,“我觉得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,他们要关注我的身份也无所谓。”

记者:你曾说,父母不谅解你对音乐的喜爱?

蒋瑶嘉:我和父母的问题不在于他们赞不赞同我追求自己的梦想,而是在于沟通的问题。我对此总结了一下,就是:倾听。万物都属于倾听,如果你真正想要理解一个人,那你一定是认认真真听他在说什么,我就觉得沟通可能是这方面的问题。我希望,他们真的能有一天特别认真地站在我的角度,我也站在他们的角度,两方面一起去倾听对方在说什么,我觉得这是我想表达的。

首页12末页

记者:你爸爸是商人,有说希望你未来从商吗?

蒋瑶嘉:他有过,但他也尊重我的意愿。他说,如果这是我的梦想,这是我想做的,他也支持。

记者:你在节目中说,爸爸妈妈没办法照顾你,你是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,对此可能有人觉得你在拿亲情炒作?

蒋瑶嘉:我就是活得很真实,我说的每一句话我不会去骗人。我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这件事情是真的,我不怕别人去怀疑我。我也无所谓别人质疑我,身正不怕影子斜,其实我确实从小是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,我觉得这件事不成为一个讨论点,因为很多人都是这样的,特别是90后,爸爸妈妈因为工作没办法和你在一起,这根本不成为一个我想去炒作的点。而且,我和爷爷奶奶的感情基础特别深厚,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,因为我特别爱我的爷爷奶奶。

记者:“香飘飘老总”的千金的新闻被曝出后,你会觉得困扰吗?

蒋瑶嘉:还是那句话,我不困扰。我觉得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,就是这样,他们要关注我的身份我也无所谓。

记者:节目中你给人的感觉挺酷的,但在微博上你还挺萌爱搞怪的,真实的个性是怎样的?

蒋瑶嘉:根据我朋友的反映,我私下与朋友的交流一直属于挺阳光的,我从不会给被人特别叛逆的感觉,可能因为我个性的问题。你们看到的每一面都是我真实的一面,不管在台上还是我的微博上,这些元素都在我的性格里,只不过我在不同场合暴露出来的性格不一样而已。我在生活中与朋友的交流,我觉得我这个人是挺正面的一个性格。

记者:你是一到台上才会特别酷?

蒋瑶嘉:我不知道,可能我表演的时候会是这样的。

记者:很多人说你的“叛逆少女”,你自己觉得叛逆吗?

蒋瑶嘉:他们这么想,可能因为我的表演风格吧,但这不能定义为叛逆吧。我确实有自己对音乐的解释,别人说我叛逆,那我也只能接受。但我觉得表演上这就是我的风格,也不会因为别人说我叛逆,我就会改变我的风格,这就是我的风格,是我骨子里的东西,有着我对音乐的憧憬。你说我平常交流的时候叛逆吗?我并不觉得我叛逆,我觉得我还是比较积极向上的。关键是我觉得“叛逆”这个词,是在违背父母的意愿,还是违背谁的意愿才算“叛逆”呢?如果说不走寻常路就是叛逆,那我还真是挺“叛逆”的?

记者:为什么想到剃板寸头?

蒋瑶嘉:因为我觉得挺好看的,我就剪了,而且我妈特别支持,因为她自己也想剃。去年头发留得有点长了,回国后就剃了一下。

记者:以前留过长发吗?还是一直喜欢这种利落的短发?

蒋瑶嘉:以前很小的时候有过,从初中之后我就开始是短发,那时候短发大概齐耳,慢慢的就变成现在这样了。

回忆往事:音乐之路并不顺利,第一支乐队让我哭死

虽说身世显赫,但蒋瑶嘉的音乐路也并非一帆风顺。人生中一手组建起的第一支乐队,因为团队人心四分五裂而矛盾不断,“第一场演唱会办得风风光光,丢脸也丢得风风光光,鼓手和我有矛盾,我没音响和话筒,唱得已经快死了。”最终,她解散了乐队,高二又组建了一支全女生乐队,还要负责教成员吉他、贝丝、打鼓,“这几年我领悟到了一句话:困难会使你变得更强大,杀不死你的就会使你变得更强大。”

记者:网上有不少你赛前的表演视频,都是在哪儿玩音乐的?

蒋瑶嘉:其实我以前都不算玩音乐了,基本上你们看到的都是高中乐队时期的,因为现在我才读大学一年级,我就没在外面表演过。

记者:从什么时候开始,决心走音乐这条路呢?

蒋瑶嘉:高一吧,那时候我有了第一支乐队,这段经历对我意义特别重大,也影响到我之后走上这条路,以及一切的决定。高二我又组建了一支全女生的乐队,之后我就开始踏上音乐这条路了。现在,第一支乐队解散了,和第二支乐队的成员关系都特别好,可因为学业这一系列的事情,暂时告一段落了。

记者:高中组乐队的时候父母支持吗,会怕你耽误学业吗?

蒋瑶嘉:当然支持我。其实,他们也不太知道我在高中发生的事,我有时候和他们说,他们并不会反对。

记者:高中发生了什么事,是很大的挫折吗?

蒋瑶嘉:第一个乐队应该是我最大的挫折,那是一段特别辛酸的往事。因为我组乐队之前,我在学校做导演。只要年底学校有大戏要导,我都是去做导演的,忽然有一天我喜欢上了音乐,就忽的组了个乐队。以前在大家的眼里,我的风格属于独裁的,就是我今天要导这部戏,我要什么效果,你们必须要达到,我就给你一个标准,我要的是这样东西那我们就去做,我是这样的一个人。但我组建这支乐队,我是第一次把自己的心都剥开了,什么个性都不放进去,你们说什么我都听。我把整个人都放下了去做这件事结果呢,后果就是我的鼓手他特别想当队长,经常会再我背后说三道四。后来我慢慢发现,我们的乐队心不齐。

第一次我们乐队开演唱会的时候,我和我爸爸宣传了半年,我说,“我们要开演唱会了,爸爸妈妈,你们要支持我。”他们从不会关心这些问题,但他们却来看我的演唱会了,那对我来说是特别大的鼓舞,他们两个人来看。结果那场演唱会办得风风光光,丢脸也丢得风风光光,怎么说呢因为我的鼓手和我有矛盾,我没音响和话筒,我借了一个键盘的音响,我唱得已经快死了,只有前三排的人能听到。我看到整一场的人,从最后一排开始默默往门外走,只剩下前三排的人,前三排都是我朋友,那种心情非常难过,这件事情对我的打击特别大。因为我觉得,我们自己作为一个乐队,我们的心都不齐,还有什么脸面让别人来看我们的演唱会?

而且关键是我让我的父母看到这样一个结果,我都和他们宣传半年了,平时都不怎么沟通,他们都觉得这是大事,就像我考伯克利一样,平时他们不知道我在干什么,就知道我这几件事情,可我都办砸了,办得特别砸。他们不会说失望,也不骂我,可我能感受到不舒服,所以对我来说这是特别大的挫折,后来我把乐队解散了。我觉得组一个乐队最核心的东西就是一样,第一,你要做一个团队,大家要齐心协力,要有那个责任心。第二,就是我们要互相信任,我们对这支乐队都没有那种责任与信任了,我觉得根本没必要再搬下去,就是这么简单。

记者:演唱会回去有哭吗?

蒋瑶嘉:肯定哭,哭了好长时间。面对父母是有一些一些强颜欢笑,我刚下台的时候真没忍住,看到爸爸妈妈就哭出来了。后来,我收干了鼻涕,和他们说“爸爸妈妈再见,我没事儿”,他们一直安慰我,也挺心痛,我一直在哭,然后就做了这个决定,因为第一次这么牛逼的做一件事,你要把这件事毁了其实挺难的。我这么费力组乐队,我从小的事情到大的事情只有自己一个人去扛,被激情冲昏了头,全部的鼓、乐队的音响,没有人帮我的,我从没意识到会有这些问题。我那天晚上就想得特别特别清楚,突然间思绪就感觉特别特别清楚了,我就把这支乐队解散了。

记者:为什么又组了第二支乐队,不怕再受伤?

蒋瑶嘉:特别怕,但我心里特别想,我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站起来,我这个人就是不怕这一点。我就觉得必须得站起来,不然所有的人都得看扁我。我组第二支乐队,这是我自己做过的最牛的事情。这支乐队是这样的,鼓手刚刚买了一套鼓,我的吉他手连吉他都没有,其中一个吉他手买的是一把1000块的吉他,是一个特别特别小的音响。家里都不赞成他去弹贝斯,他都不知道贝斯是什么,但五个人有同一个信念,就是第一,我们爱音乐;第二,我们特别相信彼此,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乐队。那时候我基本上完全放弃了学业,周一我教弹吉他,周二我教打鼓,周三我教弹贝斯,周四我们一起练,我们就这样过了一整年,办了一场特别精彩的演唱会。

记者:这些乐器你全会玩?

蒋瑶嘉:其实不是这样的。刚开始我组乐队的时候,我只会弹一点点吉他,因为我是弹键盘的。但有一句对我特别特别重要,我也是通过这几年的事情领悟到了这句话:困难会使你变得更强大,第一件事差点儿死了,第二支乐队在这样的情况下,每周周末我都去学各种乐器,我真的现学现教,因为不是每个父母都像我父母一样支持我玩音乐,他们的父母是不支持他们玩音乐的,就是因为我们彼此的新人和对音乐的爱,愿意为这个乐队复出,其实是特别感人、特别强的一种能力。而且那时候,我几次都快放弃了,因为每一次快撑不下去了,我就想起第一支乐队,我死得有多惨。那时候我既然都撑不过来了,我便想着,杀不死你的就会让你变得更强大,我觉得我走进音乐学院的时候,我和别人就不一样,我会吉他、键盘、贝斯、鼓,一共四样乐器。

记者:第二支全女生乐队还在吗?

蒋瑶嘉:上完高中我就出国了,结果这支乐队就这样好聚好散了。但怎么讲呢,我特别希望以后我们再进行一次合作,毕竟那时候我们不专业,那段时间太冷清了。我很想重新把这个组建起来,我不奢求重新组建起来再开一场大型演唱会,但我希望私底下能是朋友,大家一起欣赏音乐,玩音乐,我特别希望这样。

首页12末页

唐门六道

彩票期期中下载

九州天空城3D手游

铁血三国OL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