差压表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差压表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情敌凤凰原创大赛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5 21:43:16 阅读: 来源:差压表厂家

1947年11月初,解放军已经包围了石家庄,攻城即将开始。担负从东北角攻城的解放军某团,为了弄清城内国民党军队的布防情况,派出了一个3人侦查小组,侦查排长刘青田任组长,两名侦查员是战士尤玉起和白长民。三人化妆进城后,很快就摸清敌人的布防情况。然而,就在他们准备出城的时间,被敌人发现了,排长刘青田中弹牺牲,侦查员尤玉起的左腿也负了伤,右腿在翻越高墙的时候还摔折了,没法走路了。白长民要背着他走,而尤玉起拒绝了,因为尤玉起明白,那样他们俩谁都走不脱,情报也就送不出城,任务完不成。还有,离总攻只有两天了,再派人进城侦查也来不及了,这样攻城时就会增加伤亡,所以,情报必须送出去。白长民也明白这些。

白长民还明白,尤玉起不走,不是被敌人打死,就是被俘虏。他还知道尤玉起的犟脾气,不想走牛都拉不动,不过他还想辙。白长民看看,50米外倒有人家,可时间来不及,因为敌人就在墙那边,等到他把尤玉起送过去,自己也很难走脱了。他又看了看,旁边有个柴堆,说把尤玉起藏到柴堆里,可尤玉起坚决地说:“不用,我有这个,不会当俘虏!”他拍了拍腰部的手榴弹,还催他快走。白长民眼睛睁大了,知道尤玉起这是要跟敌人同归于尽!看了看他,忽然说:“同归于尽光荣,要我也会这么做。”说到这儿,他话锋一转又说:“哦,你放心,不用担心玉坤,还有我呢。”

这种时候他想的是这个!坐在地上的尤玉起一下子来气了,刚说了个“你……!”字,白长民就急速地离开了。

原来,尤玉起和白长民是一个村的,俩人在村里时爱上了同一位姑娘,互不相让,这姑娘就叫玉坤。尤玉起白长民都是村里的好民兵,好青年,玉坤一时拿不定主意选那个。一天,她忽然想到爷爷被鬼子杀害的事,一下子有了主意,要他俩一块儿去当八路,谁打死的鬼子多,她就嫁谁。

为了能娶到最喜欢的姑娘,尤玉起白长民俩人一块儿当了八路。一年后,鬼子投降了,这期间,尤玉起打死了3个鬼子俘虏了两个,而白长民打死了两个鬼子俘虏了一个,还是个二鬼子,尤玉起胜出了。但是他们都没有时间回家,论功娶亲,又投入了解放战争,投入了攻打解放石家庄的战役。还说好,石家庄打下来后,尤玉起就回家跟玉坤成亲,白长民还说回去当伴郎。

尤玉起负伤后,想到的是把敌人吸引住,与敌人同归于尽,帮白长民摆脱敌人的追击,把情报送回部队。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种时候白长民心里惦记的却是玉坤,这还叫人吗!

尤玉起越想越气,决定放弃与敌人同归于尽,争取活下来,不让白长民这个混蛋捡便宜。他趁着敌人还没追过来,爬着钻进了柴堆,藏了起来,但透过柴堆的缝隙监视着外面,把手榴弹握在手里,万不得已时,还得跟敌人同归于尽。

不大一会儿敌人就搜寻过来了,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一帮,十几个。幸运的是敌人没有发现他。

搜寻的敌人走了,他还不能出来,因为不时还有其他的国民党兵走过,只好在里面藏着。到了晚上,外面静下来了。一天水米没沾,又饥又渴,他想爬出来,到周围的人家里要点水喝和吃的,顺便包扎一下腿伤,但是动弹不了了,只好留在柴堆里,等有人走过的时候,再说了。他透过柴缝看着外边,可是等了两天,除了走过的国民党兵,没有等到一个穿着扑通衣裤的百姓。因为大战在即,百姓们都不敢出门了。

第三天,攻城的战斗打响了,几个小时后,部队就打进城内,开始了巷战,藏在柴堆的尤玉起,透过柴缝儿,看到了不断从旁边跑过的国民党士兵,他真想跳起来痛击敌人,可是动弹不了。因为他三日水米没进,又重伤在身,再加上天气寒冷,不仅腿动弹不了,连上肢都僵了,没有一点力气了。有时他也能看到追击敌人的解放军战士跑过,想喊,可是喊不出声。他忽然想到自己就要死在柴堆了,早知这样死,还不如与敌人同归于尽了,让白长民那个混蛋捡便宜好了。尤玉起闭上了眼睛,但他没有伤心,更没有流泪。

忽然,他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,好像是班长,声音越来越近,他想看看是不是班长,吃力地睁开一条眼缝,可是他看不清,一片模糊,但他听得出来,是班长。班长还在喊他,盖住他的柴堆动了,班长喊着他,扒开了柴堆,抱住了他,还说,我们就要拿下石家庄了!尤玉起听到后,一激动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等他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躺在部队医院的病床上了。

坐在他旁边的班长一看他醒了,高兴地问了他一句。可他却答非所问:“我还活着吗?”“活着,活着,当然活着!”班长马上回答他。他一听自己活着,又问,白长民呢?班长听后,脸上的兴奋马上不见了,也没回答他。没听到班长回答,尤玉起就又问了一遍,还要班长把他找来。他找白长民,是要让他看看,还要亲口告诉他,自己还活着,玉坤还是自己的,你甭想捡便宜!

班长刚说了个:“这……”字,一位护士进来了,便打住了。护士是给尤玉起旁边一位满脸缠满绷带的重伤员换药的,重伤员还在昏迷中。等护士换完药走了后,班长就指了指这位还在昏迷的重伤员说:“这就是白长民”尤玉起扭头看了看,还有点不相信,甚至觉得白长民在躲着他,没脸见他。

可听到班长又说,白长民为了快点去救你,冲在了最前面,就在离你藏身的柴堆,还有50来米远的地方,敌人的一发炮弹在跟前爆炸了,他负了重伤。我冲过去呼喊他,他醒了,告诉我,你一定躲在柴堆里,叫我快去救你。说完,他就昏过去了,至今还没醒来。

尤玉起听后全明白了,白长民知道他的犟脾气,是为了让他活着,才故意说到玉坤的,不然,他可能真的就和敌人同归于尽了。

“白长民……!”尤玉起扭头看着昏迷中的战友“情敌”喊了一声,抑制不住自己,捂住脸呜呜地哭了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